复盘赵宇案,如何使见义勇为者更有力量?

  人民政协网福州2月23日电 (记者 林仪)2月21日下午4点38分,在经历了55天的紧张焦虑后,略显憔悴的赵宇在福州市晋安区人民检察院领取到了不起诉决定书时,终于松了一口气。“感谢检察院,更期待真正的清白。”

  一次见义勇为引来的牢狱之灾

  一切缘起于两个月前。邹某(女)在福州的夜店打工,与李某(男)在工作场所认识。

  2018年12月26日晚,李某和邹某酒后一同乘车到达邹某暂住处,在邹某暂住处发生争吵。“事发当晚我喝多了酒准备打车回家,李某要和我一起走。我拒绝了,但他还是跟着我上了出租车。下车后,李某提出要去我的住所,我再次拒绝。他和我保持一米左右的距离,一直尾随我上楼。我关上房门后,他就用脚踹门。”时隔多天,邹某回忆起当时的情景仍觉胆战心惊。

  李某将门踹开后,便提出留宿。看到屋里还有其他女子后,又提出要和邹某出去过夜。再一次遭到邹某拒绝后便上前打她,还用水壶砸向邹某的头部。激烈的争吵声引来邻居围观。

  “我听到楼下有人在呼救,出于本能就想下去救人。当时门口站了几个人,但是没人进去帮忙。我看到屋里一个女孩被一名50岁左右的男人掐住脖子,脸都被憋紫了。”此时,楼上正准备休息的赵宇听到呼救声,下楼看见李某正在殴打邹某时,便上前制止拉拽李某,赵宇和李某一同倒地。两人起身后,李某打了赵某两拳,赵宇随即将李某推倒在地,接着上前打了李某两拳,并朝倒地的李某腹部踹了一脚。

  后赵宇拿起房间内的凳子欲砸向李某,被邹某拦下,随后赵宇被自己的妻子劝离现场。经法医鉴定,李某腹部横结肠破裂,伤情属重伤二级;邹某伤情属轻微伤。

  而与邹某同住的闺蜜贺某在李某闯进房间时,因害怕就报了警。当晚,辖区派出所民警将邹某、李某和贺某带回派出所做笔录。“民警当时没有让我一起过去,我以为这事就过去了。”赵宇说。

  12月29日,李某报警,正在医院陪护临产妻子的赵宇,因涉嫌故意伤害罪被警方刑拘。

  “我被拘留的第二天,儿子就出生了。”在孩子出生时,没能陪在妻儿身边也就成了赵宇最遗憾的事。

  与赵宇、邹某等所述不同,此事的关键人物之一李某则是另执一词。李某在接受福建新闻频道采访时表示,案发当天他和小邹在外面吃饭,后来一起唱歌、喝酒,再后来他应约送小邹回家。他只是“站在门口那里玩,不知道为什么会被踢。”并一再强调,门是赵宇踹开的,他并没有动手,并否认了小邹指控他强奸的行为。

  经过进一步侦查,2月20日,晋安公安分局以涉嫌过失致人重伤罪移送晋安区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赵宇的起诉罪名由“故意伤害”改为了“过失致人重伤”,北京中银(福州)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福州市人民检察院人民监督员林如海推测,公安机关在侦破案件的过程中,应该是发现了见义勇为的因素,所以在公开的移送起诉告知书中,改变了此前的说法。“此举可能是为了给赵宇换一个‘罪名’,这样可以在确定是犯罪的基础上,为赵宇争取更轻的量刑。”

  期间,受害女子邹某多次向警方提出要追究李某的刑事责任,但因李某此前在派出所时称身体不舒服,被送往医院治疗,公安机关没有立即对李某采取强制措施。

  2月21日下午,赵宇到晋安区检察院拿到了不起诉决定书。新京报记者 黄启鹏 摄

  峰回路转,真相水落石出

  “明明是去救人的,为什么反成了故意伤害呢?”赵宇对此百思不得其解。12月29日,在赵宇被刑拘的当天,他的妻子小吴曾和李某沟通,但并不顺畅。李某自称大肠破裂,鉴定为二级伤残,一直要求赵宇对他进行赔偿。

  随后,又有媒体曝出李某与赵宇父亲的电话录音。在录音中,李某提到伤残鉴定已经出来,被鉴定为二级伤残,后面一段时间都没法做重活,要求赵家按照伤残鉴定的规定对他进行赔偿。除了医药费外,近两三年的误工费也要有一些。并提出,如果赵宇愿意赔偿,他可以和公安说,不给赵宇判刑。

  根据我国法律规定,伤残等级评定标准是根据伤残的严重程度来判定伤残的等级,分为一级到十级伤残。其中二级伤残的标准需达到:日常生活需要随时有人帮助;各种活动受限,仅限于床上或椅上的活动;不能工作;社会交往极度困难等标准。而在媒体曝出的采访画面中,李某竟然表示在打麻将(或看人打麻将),这让不少网友义愤填膺。

  “如果需要出庭作证,我会出来作证的。如果没有赵宇,那我受到的伤害将不堪设想。非常感谢赵宇,我相信好人会有好报。”邹某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随着案件细节的逐渐曝光,公众在为赵宇“见义勇为”反被刑拘抱不平的同时,也对该案提出了一系列质疑:有入室施暴嫌疑的李某为何没有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警方认定赵宇涉嫌故意伤害罪的刑拘事由是否充分?仅凭一张二级伤残的鉴定,就能够将赵宇定罪?

  西南政法大学博士研究生导师蔡斐分析表示,从法律上来讲,见义勇为属于典型的正当防卫。我国《刑法》明确规定:针对“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而采取的制止不法侵害的行为,对不法侵害人造成损害的,属于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只有在明知自己的防卫行为明显超出必要限度,会造成他人死伤等重大损失,且希望或放任这种结果时,才能认定为防卫过当。对于赵宇的行为,应当站在一般人的正常理解和可能反应上,判断是正当防卫还是故意伤害。就目前赵宇、邹某及其闺蜜的描述来说,赵宇是可以被认定为“见义勇为”的。但警方可能是认定赵宇在制止侵害的过程中,超出了正当防卫的限度,构成了“见义勇为过当”,并涉嫌故意伤害罪。

  有网友质疑公安部门是否涉嫌滥用强制措施?林如海告诉记者,警方在采取拘留措施时,只需要有犯罪嫌疑就可以,并不一定需要证据充分,所以从程序上来讲,警方的做法并无问题。

  “如果我被抓了,他们娘俩该怎么办?没有经济来源,还要面对巨额赔偿,不敢想象。”赵宇来自黑龙江,曾在长春当过兵,退伍后在北京闯荡过一段时间。两年前,为了妻子,他来到福州市晋安区一家保安公司打工。夫妻两人租住在长乐北路的公寓里,虽然面积不大,但生活得很幸福。但突如其来的牢狱之灾打破了这份平静。

  1月10日,在检察机关做出不予批捕决定的同时,小吴缴纳了1万元保证金,为赵宇办理了取保候审。

  14天的刑拘、55天的煎熬,让年仅21岁的赵宇一下子沧桑了许多。只有看到儿子的时候,他才会露出会心的笑。他给孩子起名吴世耿,希望孩子不对此事耿耿于怀。“我不希望因为我有污点影响孩子今后的生活。我相信法律,法律是公正的。”在被释放回家后,赵宇每天早晨6点起床出门买菜,只想尽量把妻子孩子照顾好,弥补他没能陪在他们身边的遗憾。

  在此期间,赵宇夫妻也找了律师进行咨询。“如果赵宇后期被追究刑事责任,根据我国《刑法》规定,犯罪情节一般,故意伤害致一人轻伤的,量刑起点为六个月至一年半有期徒刑。犯罪情节一般,故意伤害致一人重伤的,量刑起点为三年至四年有期徒刑。如果李某向法院提起刑事自述或刑事附带民事赔偿,赵宇还要根据承担司法机关认定伤残标准,进行民事赔偿。”林如海说。

  赵宇一直担心律师所说的情况会发生,无奈之下在2月17日发了微博求助。2月18日,人民日报官方微博也进行了转发,各路大V也纷纷发表对此事的观点,事件持续发酵。

  福州市公安局晋安分局对案件进行了侦查,并在2月20日向福州市晋安区人民检察院移送审查起诉。2月20日中午,赵宇再次被警方传唤。

  “当时我问他们,会不会又像去年12月29日一样,带去就不让回来了。他们一再保证不会的,人很快就会回来。当时并没有告知我要带赵宇去检察院。”小吴显得忧心忡忡。

  幸而,好消息终于传来。福州市晋安区人民检察院经审查认为,赵某的行为属正当防卫,但超过必要限度,造成了被害人李某重伤的后果。鉴于赵某有制止不法侵害的行为,为弘扬社会正气,鼓励见义勇为,综合全案事实证据,对赵某作出不起诉决定。

  2月21日,赵宇在公安机关工作人员的陪同下,来到晋安区人民检察院领取不予起诉通知书。此外,据福州市公安局通报,李某因涉嫌犯非法侵入住宅罪已于2月19日在公安机关指定的地点监视居住,公安机关将视其病况采取相应法律措施,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2月22日凌晨1点多,在当事人赵宇家里,两位代理律师范辰、白飞云与赵宇共同接收了晋安分局送达的《解除取保候审决定书》《退还保证金决定书》。这意味着赵宇获得法律意义上的完全自由。而对于21日检察院给出的《不起诉决定书》,范辰则认为,该决定书存在事实认定错误,法律适用错误。他透露,将对该决定书进行申诉,直到认定赵宇无罪为止。

  “下次遇到还是会出手”

  一石激起千层浪,赵宇“见义勇为”反被刑拘一案在社会引起强烈关注。对于赵宇的遭遇和李某的“逍遥”,不少网民总结为“见义勇为十四天,强奸未遂打麻将”。有不少市民纷纷“声援”赵宇,有的人还给赵宇家送来了牛奶和尿不湿,以示慰问。

  “事情发生后,我单位的领导都很关心我,也有很多热心网友帮助我转发微博,并在微博下评论支持我。这几天,我还收到了很多热心网友发来的红包,但是我都没有收。”赵宇说,感谢网友们的支持,“我只是希望能够证明自己的清白,而不是通过微博进行募捐,大家的好意我心领了,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关心。”

  尽管已经“雨过天晴”,但赵宇仍然未能放心。“拿到不予起诉决定书,我心里松了一口气。但对里面的内容还是不太理解,不知道后期还需不需要承担民事或其他责任。我非常感谢检察院,也希望司法部门能帮我解答我的疑惑,真正地还我清白。”

  “检察院作出不起诉决定,从法律上看,只是给赵宇案画上了一个逗号。检察机关不起诉决定的潜台词是赵宇的行为构成犯罪。”林如海建议:无论被害人是否提起申诉或自诉,赵宇应当在收到不起诉决定书之日起七日内向检察院提出申诉,若经审查确认无罪,则赵勇无需向被害人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的同时,还有权申请国家赔偿。

  林如海说:根据公安通报的案情,赵宇是制止他人遭受不法侵害,其防卫意图更加明显,相比昆山反杀案,是更加典型的正当防卫案件。如果最后认定李某犯强奸罪,那么赵宇是可以行使无限防卫权的。赵某可以就本案事实认定和法律适用问题,依法进行申诉。法律是最有力的行为指引,希望赵宇案件能够形成正确的法律价值导向,使见义勇为者更有力量。但这个案件不管处理结果如何,有一个“价值”可能又要被“消费”掉了,就是见义勇为。

  于欢案辩护律师、北京罗斯律师事务所律师殷清利认为赵宇案件拓宽了正当防卫在现实中的适用范围。但他也指出,司法实务中应注意以下几点:一是防卫过当不能免除民事责任;二是防卫过当造成的损害一般应当根据防卫过当造成的损害后果和案件具体情况减轻承担民事责任。显然李某能向赵宇提起侵权索赔之民事诉讼,但根据本案的具体情况,赵宇承担一定的民事责任,具体比例不会太高,认为10%以内较为合理。

  “作为一名退伍军人,下次遇到这样的事情,我还是会出手的。但我会更注重分寸。无论是对受害人还是施暴人,都会尽量掌握好度,避免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不过,遇到危急情况,我还是不会想那么多,第一时间肯定还是救人。”赵宇说。

标签:防卫 决定

版权声明:本文章,于2019-02-28 04:48:40,由han7rui发表。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ftaccp.com/chuangtou/touzi/353.html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